首页 > 调研中国 > 正文

河南桐柏:镇政府不制止违法建房的理由是怕到政府闹
发布时间:2015-11-01 12:45:56   来源:中国视点网   评论

    河南桐柏:镇政府不制止违法建房的理由是怕到政府闹
     ——《河南桐柏:开发商霸占农田殴打残疾人居然无人管》跟踪报道之一    
    本站讯 2015年10月 11日,本站与诸多网络媒体以《河南桐柏:开发商霸占农田殴打残疾人居然无人管》为提,报道了河南桐柏因占农田建房导致一场悲剧发生之事后,在桐柏当地和 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黄冈镇政府、当地公安局和争端双方纷纷向本站诉说“事件原委”,但是仍然是各说各话。为了进一步调查清楚事件的真相,记者一行10 月20日再次来到河南桐柏县调查。为了尊重涉事各方,本站现将各方说法如实陈述、呈现给广大网友,不加任何评价,相信人们自然会明白其中的是非曲直。
    常根朝一方的说法:两次赔偿陶义豹八万元

    首先找到本站的是常根朝一方,他们认为《河南桐柏:开发商霸占农田殴打残疾人居然无人管!》一文对他们家伤害很大,在社会造成极坏影响,他们要去删除本文,并发来邮件称自己是冤枉的,要求还他清白,他们还附有一个视频。

             

    常根朝一方在发给本站的邮件里说: 2012年2月,常根朝在县政府,县土地管理所县城建所多方审批下,于2013年6月在黄岗镇东小区建房,因未同意陶义豹的建议(与其交换耕地,让他也可 以建房卖)心生怨恨,陶指使其残疾(儿时患有小儿麻痹症)哥哥陶义山前来找茬。双方发生口角,陶义山用头边撞常根朝的儿子边说道:我是残疾人,你敢打我, 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罢就躺地上了。数月之后,派出所突然前来抓常根朝的儿子,拿着陶义山的轻伤鉴定结果,常根朝无奈向陶义豹一次性支付现金6万元整,陶 义豹才同意撤诉。常根朝的妻子一气之下心脏病发作,无心顾及建房并将建房事宜全权托付给郑晓磊。
    2014年3月,陶义豹在常根朝的耕地上建房,常根朝这时才得知在郑晓磊建房期间,陶义豹又多次阻挡建房并指使其母亲展安兰(半语)到工地打砸抢,展安兰 若不听从,陶义豹的妻子郑相瑞就打她,有次展安兰被打后无奈告到派出所(街坊领居都知道),还拿刀威胁工人(在场工人都可以作证)。陶义豹威胁郑晓磊不交 出两间地皮和两万块钱休想建房!郑晓磊为了息事宁人与陶义豹签订了赔偿协议并支付两万元现金。2014年7月底,陶义豹在常根朝土地上的两间房子建好完 工,开始违反协议阻挡常根朝建房及拉院墙,再次威胁常根朝将其两间房子上的高压线挪走(常根朝给陶义豹的两间地皮是6.6米,陶义豹霸占公路1.4米盖了 套8米的房子,因此高压线在其房角经过,房子不能升二层)。常根朝不同意,陶义豹扬言:你打井打到哪我骂到哪,让你做不成生意(常根朝有个打井机,全家人 以打井为生)。在2015年1月19日,(陶义豹)趁常根朝外出打井之际,跟到毛集,陶义豹的妻子手拿扳手将常根朝的打井工人黄义昌打成轻微伤,有鉴定结 果及打井东家的证人证言。
    2015年3月20,常根朝在建房工地清理工地、整理废砖时,陶义豹再次跟到工地指使其母亲及哥哥辱骂常根朝。常根朝报警,公安局工作人员在场时,陶义豹 还指使其母亲展安兰(手拿一把镰刀)对常根朝的媳妇动刀,陶义豹说:拿刀砍她,砍死你也不犯法(其母亲口齿不清,当地人叫她哑巴)!
    2015年3月25日,常根朝一家在后院整理砖时,陶义豹又带人前来,扬言今天让常根朝再拿20万,说完指使其哥哥陶义山及其母亲展安兰手拿两把铁铲将常 根朝及其媳妇(怀有5个月身孕)打倒在地(有监控视频)。常根朝轻伤,媳妇先兆流产县医院保胎半个月。大家看看吧,在远处指挥的就是陶义豹,陶义山打完人 就躺地上裝受伤。
    2015年正月,展安兰在常根朝门口辱骂常全家,2015年6月陶义山多次当街辱骂常根朝的侄子。常根朝一家老实本分,吓得不敢出门,不知道收集证据,却 被恶人反咬一口。陶义豹的妻子郑相瑞最擅长状告他人,指使残疾人敲诈勒索(2013年7月事件,陶义豹轻松获得6万元,得到甜头。2015年3月25日, 又故技重施)。大家应该明白了吧?为什么报道的新闻不敢写原因、经过,只说结果,结果都是他自己做的假伤。至于霸占农田一事,更是无稽之谈,当队队长及村 民可以证明,有关部门可以来调查核实。为什么派出所及政府工作人员都不管?整条街的人都替我们感到冤!我们只求有关部门调查核实能还我们一个公道!
    陶义豹夫妇的说法:常家非法占地建房在先
    常根朝拍的录像我们分析:常家非法建房的工地上有常家5、6个人,陶义豹外出打工不在家,只有他哥哥陶义山(小儿麻痹残疾人)一人先用手推了两下砖块,又 用木棒打了两下常家人…..后面的录像为何不放?陶义山被打伤住院的录像在哪里?法医鉴定为轻微伤的报告在哪里?公安处理为何让常家赔偿6万元?这只是经 济赔偿,已经便宜常家,不是公安庇护常家,按照法律常家人应当被判刑!
    常根朝自称自己老实本分,事出有因。但是,事实是常家霸道在先,非法霸占陶家基本农田,非法建房在先,这一事件后面便引发了一个又一个违法乱纪的恶作剧和 违法行为,这能叫老实本分吗?常家如若不串通黑恶势力,买通腐败官员,违法侵占基本农田违法开发建筑,为什么至今镇政府不依法拆除违法建筑?为什么至今他 们仍逍遥法外?
    镇政府不制止违法建房的理由是怕常家“到政府闹”
    重新进入桐柏后,记者一行首先来到县委,找到宣传部副部长杜浦建。杜部长说:上次你们来桐柏调查采访时,镇党委书记不接电话,发短信不回,镇长声称:电话 打错了,我不是镇长,二位领导拒绝采访。记者说这一次希望宣传部配合,一定要采访黄冈镇党委书记和镇长,采访主要内容是:开发商在没有任何批文的情况下, 为何违法开发建筑?何时拆除非法建筑?为何镇政府不依法拆除?开发商霸占农田多次殴打残疾人致残之事是否属实?为何不将违法分子绳之以法?
    杜浦建部长对记者说:“我先和黄冈镇党委书记、镇长交涉一下,然后回复你们,尽可能这次不要再曝光!”我们尊重杜部长的意见。23日上午,杜部长告诉我 们:“我找到党委书记,党委书记说让我找镇长,找镇长,镇长说你找我的班子成员,班子成员回答说,‘我们镇领导说了,镇政府给记者拿3000元 ,你给他们打发走算了’!”杜部长说:“你要说这,我就给你急!人家记者是来调查你们为何不拆除非法建筑?为何拒不执行国家法律条文?为何开发商霸占农民 基本农田还一次次殴打人家?是(你们)逼的人家没法,才找媒体曝光的。”班子成员说:“我们领导说,如果拆除违法建筑,镇政府害怕开发商常根朝到政府闹, 我们不好办公! 殴打残疾人的事,他们两家原来都是从事打井的,有矛盾。杜部长说:有矛盾和违法开发是两码事,再说,有矛盾也不应该霸占人家的基本农田,更不应该一次次打 人家。镇班子成员无语对答,只是讲,这是领导的意见…..杜部长回来无奈的对记者记者说:镇党委镇政府是这种态度,我也没法,我也尽力了,他们不给宣传部 一点面子,也不按照政策法律办事,你们媒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21日晚上7点,记者拨通了黄冈镇派出所所长苏磊的电话,约他第二天(22日)到县委宣传部接受记者采访,他也答应了,可是等了一天也不见其踪影。
    常根朝声称自己是合法开发:2012年2月常根朝在县政府、县土地管理所、县城建所多方审批下,于2013年6月在黄岗镇东小区建房。但据记者调查:至 今,开发商也没有任何手续,规划局、土地局也没有任何批文,况且,记者在通过宣传部长向镇政府核实此事时,政府也默认开发商常根朝没有任何手续和批文。至 于为何不强行拆除违法建筑。回答是怕常家人到镇政府去闹。
    据陶家人介绍:常的一家是的大家族,人多势众,而陶义豹一家四口(带小孩5口)两人是残疾人,陶家被常家殴打三次,两次在本镇黄冈镇,一次是被常家将陶家 夫妇骗到毛集镇,多人打其夫妇二人。常反而说:两个残疾人打孕妇。陶家残疾人被打伤致残,经法医鉴定是轻伤害,常家赔偿了6万元,最后一次又打伤,至今还 没做法医学鉴定。
    常根朝霸占陶家基本农田非法建房,陶家人是弱势群体,挡不住他们,在十分无奈的情况下,趋于常和社会人的要挟,一年零三个月后,被迫定下土地“置换协 议”,也就是双方将土地置换,默认了常根朝占用大片农田违法开发;可是陶也没想到,当陶在双方置换后地土地上建房时,常根朝又违背事实地向媒体说,陶在他 的土地上建房!
    常根朝寻找社会人员郑传磊与陶义豹签订协议置换土地(土地是常根朝的),这与郑传磊胡毫不相干,可见常根朝“用心良苦”!到后来,陶在置换后的土地上建房却成了常说所的陶占了常的土地!
    常根朝的建房,是不是霸占陶的农田?再看看时间就很明白,常建房时间是:2013年6月,而签订协议的时间是:2014年5月9日。也就是说,常根朝建房 十五个月后,才签订的置换协议。强行建房,霸占陶的农田是在签订置换协议之前,而不是在签订协议之后,可见其霸占陶的农田的铁证如山!违法开发铁证如山!
              
                      郑传磊与陶义豹签订的协议(土地是常根朝的,与雷毫不相干)
              
                      2014年12月土地部门协调两家(陶常再次签订协议)
    陶义豹夫妇气氛的说:常家人说他们是冤枉的,报道不真实,说村里人都同情他,连派出所和镇政府都不管等等。常根朝勾结黑恶势力、买通腐败官员,非法霸占他 人农田,非法开发建房,公安部门不作为渎职,才是他们猖狂横行乡里的本钱。这些腐败官员就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常已经构成四种罪 行:破坏基本农田罪、非法开发罪、非法侵占他人土地罪和故意伤害残疾人致残罪,将来可能不仅仅是赔偿经济损失和医药费问题,等待他们的是正义的判决和那冷 冰冰的“班房”!
    就在记者还在桐柏采访调查时,竟然又发生了十分奇怪的事——陶义豹夫妇向记者反映:常根朝又串通毛集镇派出所,试图对陶义豹家人实行报复和加害!
    他们向记者陈述:2015年10月23日下午,毛集派出所在黄岗派出所门口把我们两个接到毛集所里,我们14点25分进监控室,我们身上手机等东西都被搜 走,我们在监控里呆有40分钟左右,主办人严所长到监控室问我们啥目的,啥意思,我看你们打架一个不怨一个,说完出去了。我们继续在监控室呆着,停了一会 儿让陶义豹去录口供,随后严所长让我到他办公室录口供,由于他写的内容不是我要表达的意思,我不签字,他重改我看还不是我要说的意思,他就火了,把材料扯 了,我就跟他争辩说,你们让我来说实话为啥不按我说的写?他把材料扯了气冲冲出去了。陶义豹录完口供,去监控室看到对方黄义昌在玩手机,对方手机没被搜, 陶义豹问严所长你们为啥不搜对方手机?严所长、指导员他们就和我们吵了起来,并说脱了衣服跟你们一样,曝光我们也不怕,想咋曝就咋曝,说完他们都走了,留 了2个干警盯着我们。估计2个多个小时以后,他们吃完饭回来又让我录口供,态度稍微缓和了一点,我为了想回家,因为十岁小孩半夜没人管,电话也被搜走了, 只想快点回家,就在他打印好的材料上签了字,陶义豹没签,怕像上次一样(他不识字,上次内容和陶义豹说的不一样)所以这次不敢签,上次陶义豹的口供是严所 长,跟陶义豹宣读的。我们夜里十一点45分出所,也没吃饭。
    这虽然只是一次“询问”,但是在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却显得不同寻常。记者当即拨通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杜浦建和县公安局副局长杨平的电话,询问此事。
    采访到此,记者不禁感慨万端:本来就是小事一桩,竟然闹到如此严重的地步!在这件事上,镇政府和派出所都干什么去了?镇政府不去制止违法占地建房的理由居 然是怕常家人到政府闹?!这难道是理由吗?一个强大的政府,居然惧怕一个老百姓?于是就什么都不管?那么,这样的政府还有用吗?这样的政府官员凭什么拿老 百姓的血汗钱?老百姓又凭什么养活他们呢?到底是真的怕呢?还是另有隐情?相信稍微有一点头脑的人都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对于此事,记者将继续关注事态的发展,并将跟踪报道。(记者剑锋)

  

责任编辑:大佬

相关热词搜索:桐柏 镇政府 河南

上一篇: 让“空壳村”变“实体村”
下一篇:“四轮并驱”群众致富齐发力

《视点快报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视点快报网”的所有作品,均为视点快报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视点快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视点快报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视点快报网(http://world.sd.cn/)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08100921号-1